人民日报:家庭有困难 上大学怎么办
时间:2015年08月27日 \\ 录入:Fuxingyu \\ 浏览:

人民日报:家庭有困难 上大学怎么办
 
教育改变命运。可不少人手捧滚烫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却为凑不齐学杂费犯愁。一年超过万元的学杂费,对困难家庭乃至普通工薪家庭来说,压力有多大?近年来,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来帮扶困难家庭的学生完成学业,这些政策是否落到实处?又到入学季,我们的记者走近寒门学子,感受他们的困顿与希望。
——编者
为凑学费,家人商议卖掉唯一的房子
7月25日,重庆市涪陵区高中毕业生刘卜陌拿到了西南大学美术学院雕塑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高兴之余,他和姐姐却有些发愁:学费从哪里来?
刘卜陌是涪陵一中高三毕业生,小学六年级时,父亲查出患有尿毒症,随后父母离异,母亲重新组建家庭。父亲患病前,原单位已经破产,患病后,每个月只有不到2000块钱的退休金。这2000块钱,要供家人生活、父亲看病、姐弟俩上学。
上初中时,不用缴学费和书本费,加上有学校提供的免费爱心午餐,刘卜陌的求学之路还算顺利。到了高中阶段,学费、书本费加上生活费,一个学期开销接近5000块钱。刘卜陌掰着手指头给记者一一数来自各方面的资助:家庭有重疾病人享受每月340元低保;针对特困生有学费资助每期500元,国家助学金每期1000元。后两年,还得到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滋蕙计划2000元,爱心企业捐助每年3000元。“靠着大家对我的帮助,高中总算是读完了。”刘卜陌说。
刘卜陌的父亲是四川美术学院的毕业生,刘卜陌在绘画上很有天赋。学习绘画本来开销就大,加上家里贫困,刘卜陌只能一再节省。在刘卜陌家里,记者看到,有一些画笔染色和飞毛了,仍然在使用。“一支画笔从十几元到三四十元,颜料4块钱一盒,学绘画要配齐六十几种颜料,我的画笔和颜料配置都是最基础最简单的,画纸到批发市场买,只要不是发黄的、太薄的都可以。”刘卜陌说。
去年8月,刘卜陌要到重庆参加半年的绘画集训,学费加住宿费接近1.5万元,难住了一家人。母亲再婚后没有工作,姐姐在工厂做工,离异带着孩子,钱从哪里来?奔波了大半个月,父亲所在的民建党组织资助了5000元,居委会资助1000元,加上继父答应每月给1000元生活费,姐姐不定时给些钱;还有学校与集训班协商,减免了一部分集训费,刘卜陌才凑足了去重庆的费用。平时刘卜陌没有钱上美术培训班,对于这次来之不易的也可以说是唯一的集训机会,他很是珍惜。“凑钱来重庆学习不容易,如果这次没学好,考不上大学,家里也没有钱支撑我复读,可以说是背水一战了。”刘卜陌说,刚开始集训时,自己第一个月的专业成绩是倒数第一,集训结束时,专业成绩已经进入前十名。
求学路上经济的窘迫,也影响了刘卜陌高考对学校的选择。刘卜陌说,当时有个去北京学习的班,主要针对考北京的学校做一些针对性辅导。“各种花费加起来接近两万,加上在北京读大学花费太多,我就没有去。”说完这句话,刘卜陌挠挠头,“我们美术班六十几个人,只有我和另外4个人没去。”
今年高考,刘卜陌的专业全国联考有254分,文化分有408分。可以上外省一些不错的学校,考虑到在外地读大学费用太高,刘卜陌决定在重庆本地读大学。一拿到录取通知书,刘卜陌和姐姐就开始为费用筹谋:学费、住宿费、生活费和画材费,加起来一年接近3万元,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父亲在刘卜陌高考前9个月去世了,刘卜陌的母亲没有收入来源、自己家庭负担也重,实在拿不出钱来。无奈之下,刘卜陌和母亲商议把家里唯一的房子卖了凑学费,再申请廉租房或者借住姐姐家。
申请助学贷款,手续没想象的复杂
踌躇之际,刘卜陌接到了涪陵区学生资助管理中心的电话。“中心的老师打电话给我,动员我申请生源地助学贷款,还告诉我可以申请一些资助项目,我心里一下子轻松不少。”刘卜陌回忆说。
对涪陵区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工作人员潘桂君来说,刘卜陌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高中开始,我们就一直资助他,对他的情况是比较了解的,家庭贫困,但学习很刻苦。”潘桂君还记得,刘卜陌的父亲去世前半年,有一次来中心交资助申请表,当时面容憔悴、走路蹒跚,连签字手都在抖。“这样的学生,我们应该帮助他。”
8月11号,刘卜陌和姐姐来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办理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由于中心工作人员提前和他沟通了办理手续所需的资料,刘卜陌的材料审核很快就完成。接下来,取号、复印材料、窗口提交资料、签约、收合同,不到10分钟,在资助中心的一条龙办理现场,所有手续全部办完。
姐姐是请假陪刘卜陌来的,原本以为手续会很复杂,这样的简便快捷让她有些惊讶:“每一步都有工作人员指引,一些注意事项反复提醒,帮我们省了不少麻烦。”刘卜陌在高考前没有进行助学贷款的预申请,他原本以为这次申请不上了。“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我的情况后,让我补交了一些材料,顺利申请上了。”交完合同后,刘卜陌舒心地笑了笑。
刘卜陌告诉记者,除了助学贷款,中心还根据他的实际情况帮他申请了一些资助: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高校新生入学资助、夏士莲教育基金会、重庆市教育发展基金会“金秋圆梦”,以及爱心人士的捐助。“助学贷款加资助,一年的费用解决了2/3,特别要谢谢资助中心,本来文体生不在夏士莲教育基金资助范围内,是中心把我的情况向基金会沟通,才纳入资助名单。”刘卜陌说。
自食其力,在困难中锻造面对生活的韧性
早在高考一结束,刘卜陌就开始找暑期工,为大学生活赚学费。接连三次被拒绝后,刘卜陌获得了在涪陵咕咚书画艺术培训学校担任助教工作的机会。
学校合伙人刘瑶是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他对刘卜陌印象很深:“他来这里之前找了很多画室,面试时能看出他对这份工作的急切感,本来我们人满了,看到他专业能力不错,就留下了他。”早晨8点半到晚上11点半,2200元工资,做高三培训班的带班老师,虽然辛苦,刘卜陌对这份工作很珍惜。“他来一个月,学生对他很认可,他一个人可以顶起一个班。小小年纪很有韧性,家庭困难锻造了很多可贵品质。”刘瑶说。
刘瑶和培训机构的老师也看出了刘卜陌在生活中的节俭:老师们吃饭都点菜,只有他去吃面条;发了工资,让他去买新衣服,他只舍得在网上买二三十元钱的……刘卜陌在机构里很少说自己的经历,但刘瑶听学生说,有一次刘卜陌给学生讲自己的故事,很多学生都听哭了。
他思想成熟,有自己的人生规划,什么都靠自己。”发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刘瑶给刘卜陌写了一封信,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的人生也和别人不一样。
有助学贷款,有来自各方面的资助,还有自食其力获得的报酬,刘卜陌和姐姐说得最多的词是“圆梦”。对于未来,刘卜陌也早早规划好了:“有资助,自己再做点兼职,顺利把大学读完。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再继续深造。”刘卜陌说,学业完成后,自己想做一名老师。“我喜欢和学生在一起的感觉,我愿意把我的故事分享给我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