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还是“抬头”?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 录入:Hehuiyu \\ 浏览:

“低头”还是“抬头”?

1122日夜,江苏省南通市桃园路中南城路段,一名年轻女子过马路时玩手机,被一辆轿车撞飞360度。事故现场的视频一播出,就引起了网民热议。低头族,互联网时代的新兴产物,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少见,饭桌上、街道旁、校园里都随处可见,现在甚至是很多还未上学的孩子都成了“小低头族”。“低头”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对此,雨无声评论组的成员们也有话想说。

“快生活”催生“低头族”

木心先生在《从前慢》中说: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变得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可在当今这个生活节奏极快的社会中,我们仿佛再也停不下飞快的步伐,只能形色匆匆,被迫往前。“低头族”正是由此而生。

会舆论多基于批评“低头族”的角度,但在笔者看来,许多人的“低头”倒像是“被迫低头”。“不敢关机”是许多上班族面临的问题,手机不保持24小时的待机,万一领导和客户找不到人怎么办?丢了工作怎么办?他们只好低着头。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们也想抬起头来,可是一抬头,才发现身边的人都在低头。原本是想抬头看看世界,可倒变成了仿佛他们一抬头,就错过了整个世界,便更不敢抬头了。

面对这低头的大环境和生活、工作的种种压力,谁能告诉笔者,他们如何能不低头?

雨无声

“低头族”逃避的是精神的孤独和空虚

低头族,一个新时代里科技迅速发展的“产物”,顾名思义就是低头沉迷电子产品的一类人,常以年轻人为主。“低头”的借口多种多样:手机里的世界五彩斑斓,一机在手,足不出户便可纵观国内外之事;快节奏的生活下,不得不随时低头处理工作和学习;大部分的人都在用社交软件“交际”,自己也不能与“朋友”生疏了……

有人说,年轻人“低头”实质上是在逃避现代社会的各种压力。但在笔者看来,很多“低头族”逃避的不是现实世界,而是精神的的孤独和空虚。

“低头族”们时刻捧着手机,不停地在手机上刷新各种新闻、消息,似乎通过这样的方式自己就有了与强大的搜索引擎一样源源不断的知识,可事实是什么呢?各种“新闻”真假难辨,炒作无处不在,匆匆浏览,跟风评论,捧着纸质书细细阅读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了遥远的记忆;还热衷网络“交际”,社交软件上的“朋友”一大堆,可是有的人一辈子都不知道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在网上聊的热火朝天,聚会上却只是一群聚起来玩手机的人;又有多少次,打开手机想看看书,背背单词,可不到两分钟又听起了音乐,手机上全是电视剧、电影、游戏……正是由于内心的孤独和空虚,才让他们选择了与手机为伴。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由一群孤独、无目标的人组成的世界里,又如何能不孤独呢?

雨无声 嘉蓉

手机诚迷人,安全价更高

频频见报的“低头族事故”实在令笔者感到遗憾与惋惜。遗憾一条美好而宝贵的生命逝去,惋惜他们为一时之快把生命悬置危险境地而付出的代价。

手机里的世界固然迷人,但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倘若对手机痴迷到了将身心完全交由手机支配的地步,那么在现实世界行走的同没有自主意识、只会对外界环境做出机械反应的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当危险袭来,一切变成了听手机由命,危险会毫不留情地将人碾压,仍亮着屏幕的手机里他人的世界还在继续精彩,倒下的人却已经走在死亡的路上。

一起起事故敲响的警钟,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从中醒悟过来,不再把“注意安全”当做耳旁风,不再把惨剧当成别人的故事。生命不存在侥幸,不对自身安全负责,夺命的镰刀迟早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雨无声 颜惠敏

离开手机24小时

微信公众号“新世相”曾经发起过一次“隐居”实验:你能过24小时没有手机的生活吗?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然而,并非如此。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77%的人每天开机12小时以上,33.55%的人24小时开机,65%的人表示“如果手机不在身边会有些焦虑”,超过九成人离不开手机。走在大街上、校园里,到处都是“低头一族”,难道我们真的时刻都离不开手机了吗?

当被问及为什么连走路时都不忘刷手机,大家各有说辞:为学习、为工作。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事实上有多少个人能把刷手机的时间全部或大部分用于学习和工作?更严重的是即使不在走路,只要是空闲时间,大家都习惯地拿出手机,甚至不少人有这样的强迫症——已是深夜,身心疲惫,却还是放不下手机。不知不觉,手机已经一步步蚕食了我们的时间。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科技公司还在不断地研发黏附用户的手机功能和应用,甚至社会都在为“低头族”让路。为确保边走路边用手机的“低头族”的安全,德国奥格斯堡市专为“低头族”推出了地面LED红灯; 墨尔本设计公司也计划推出一款地面交通灯,能够出现红绿灯来告知“低头族”何时能安全过马路。这样的措施或许能减少“低头”带来的交通事故,但这种对“低头族”的“纵容”真的对人们有好处吗?

现代社会,手机可以说是我们最亲密的伙伴,但这样的依赖正渐渐演变成一种社会病。如“新世相”所说,不会有人劝你多多使用手机,但几乎所有人都在告诫你:试着远离它。也许我们没有办法完全摆脱对手机的依赖,但是起码我们要知道手机只是为人类生活服务的产品,而不要反过来被手机控制了自己。

雨无声 黄巧勤

莫让“低头”不受掌控

现如今,“低头族”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随之而来的各种问题与事故频频冲击人们的眼球。社会舆论对“低头族”多半是批评的。但不可回避的是,“低头族”是现在科技发展的产物,从网络上“知天下”、在社交软件上“交际”、网购深入社会生活各个角落……电子科技从各个角度深刻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工作,轻言改变,谈何容易?

笔者认为,既然无法阻拦“低头”的大趋势,我们可以从“低头”的程度上入手。“低头”可以,但应有度。何时何地低头、何时何地抬头,必须要有相应的意识。

惨剧的发生,或许就在“低头”的瞬间。1122日,南通市桃园路,一年轻女子过马路时玩手机,被撞飞360度。这种只顾“低头”而将个人安全置之脑后的行为,不仅是对生命和家庭的不负责,也是缺乏社会公德心的体现会。生命的价值,无需多言;生活的消遣,不可或缺。但如何权衡,还需心中有数。

我们要警惕“低头”带来的危险,对他人的尊重也不容忽视。有多少年轻人,在中国最隆重的节日——春节,都不愿意暂时放下手机跟家人好好吃个饭、聊聊天,手指仍在屏幕上不断滑动,双眼一动不动。家人之间,不知因“低头”而生出多少叹息和无奈。亲情,就在不经意间受到伤害,而参与者却浑然不觉,依然乐在手中。科技与人情、虚拟与现实,实在不应如此分明。

“低头”与“抬头”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但我们应学会在不同时间与场合做出恰当选择,莫让“低头”不受掌控。

雨无声 马敬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