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特曼:《丁香花》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 录入:Hehuiyu \\ 浏览:

惠特曼:《丁香花》
 
1
当紫丁香最近在庭园中开放的时候,
那颗硕大的星星在西方的夜空陨落了,
我哀悼着,并将随着一年一度的春光永远地哀悼着。
一年一度的春光哟,真的,你带给我三件东西:
每年开放的紫丁香,那颗在西天陨落了的星星,
和我对于我所敬爱的人的怀念。
2
啊,在西天的陨落的强大的星星哟,
啊,夜的阴影——啊,悲郁的,泪光闪烁的夜哟!
啊,巨大的星星消失了,——啊,遮没了星光的黑暗哟!
啊,紧攫着我使我完全无力挣扎的残酷的手哟,——啊,我的无助的灵魂哟!
啊,包围着我的灵魂使它不能自由的阴霾哟!
3
在一间古老的农舍前面的庭园里,靠近粉白的栅栏。
那里有一丛很高的紫丁香,长着心形的
碧绿的叶子,
开满了艳丽的花朵,充满了我所喜爱的强烈的芳香,
每一片叶子都是一个奇迹,——我从这庭园里的花丛中,
这有着艳丽的花朵和心形的绿叶的花丛中,  摘下带着花朵的一小枝。
4
在大泽中的僻静的深处,
一只隐藏着的羞怯的小鸟唱着一支歌。
这只孤独的鸫鸟,
它象隐士般藏起来,避开人的住处,
独自唱着一支歌。
唱着咽喉啼血的歌,
唱着免除死亡的生命的歌,(因为,亲爱的兄弟,我很知道,
假使你不能歌唱,你一定就会死亡。)
5
在春天的怀抱里,在大地上,在城市中,
在山径上,在古老的树林中,那里紫罗兰花不久前从地里长出来,点缀在灰白的碎石之间,
经过山径两旁田野之中的绿草,经过无边的绿草,
经过铺着黄金色的麦穗的田野,麦粒正从那阴暗的田野里的苞衣中露头,
经过开着红白花的苹果树的果园,
一具尸体被搬运着,日夜行走在道上,
运到它可以永远安息的墓地。
6
棺木经过大街小巷,
经过白天和黑夜,走过黑云笼罩的大地,
卷起的旌旗排成行列,城市全蒙上了黑纱,
各州都如同蒙着黑纱的女人,
长长的蜿蜒的行列,举着无数的火炬,
千万人的头和脸如同沉默的大海,
这里是停柩所,是已运到的棺木,和无数阴沉的脸面,
整夜唱着挽歌,无数的人发出了雄壮而庄严的声音,
所有的挽歌的悲悼声都倾泻到棺木的周围,
灯光暗淡的教堂,悲颤的琴声——你就在这一切中间移动着,
丧钟在悠扬地,悠扬地鸣响。
这里,你缓缓地走过的棺木啊,
我献给你我的紫丁香花枝。
7
(并不是献给你,仅仅献给你一个人,
我将花枝献给一切的棺木。
因为你,如同晨光一样的清新,啊,你神志清明而神圣的死哟!我要为你唱一首赞歌。
满处是玫瑰花的花束,
啊,死哟!我给你盖上玫瑰花和早开的百合花。
但是最多的是现在这最先开放的紫丁香,
我摘下了很多,我从花丛中摘下了很多小枝,
我满满的双手捧着,撒向你,
撒向一切的棺木和你,啊,死亡哟!)
8
啊,徘徊在天空上西方的星,
现有我明白一个月前你是什么意思了,当我走过的时候,
当我沉默地在簿明的黑夜之中走过,
当我看见你每夜低垂下来好象要告诉我些什么,
当你好象从天上降落,降落到我的身边,(别的星星只是观望着,)
当我们共同在庄严的夜间徘徊,(因为好象有一种我所不知道的东西搅扰得我不能安睡,)
当夜深了,我看见在西方天边远处,你是如何地充满了悲哀,
当我在高地上,站在薄明的凉夜的微风之中,
当我看着你渐渐逝去,并消失在夜的黑暗之中的时候,
我的灵魂也在苦痛失意中向下沉没了,跟你悲哀的星星一样,
完结,在黑夜中陨落,并永远消失了。
9
你大泽之中,唱下去吧,
啊,羞怯的,温柔的歌者哟!我听到了你的歌声,我听到了你的叫唤,
我听见了,我就要来了,我懂得你,
但我还要延迟一刻,因为那颗晶莹的星留住了我,
那颗晶莹的星,我的就要分别的朋友,抓住了我留住了我。
10
啊,我将如何为我所敬爱的死者颤声歌唱?
我将如何为那已经逝去了的巨大而美丽的灵魂来美化我的颂歌?
我将以什么样的馨香献给我敬爱的人的坟茔?
海风从东方吹来,也从西方吹来,
从东方的海上吹来,也从西方的海上吹来,直到在这里的草原上相遇,
我将以这些和我的赞歌的气息,
来熏香我敬爱的人的墓地。
11
啊,我将拿什么悬挂在灵堂的墙壁上呢?
我将用什么样的图画装点这里的墙壁,
来装饰我所敬爱的人的永息的幽宅呢?那将是新生的春天和农田和房舍的图画,
图画里有四月间日落时候的黄昏,有清澄而明亮的烟霞,
有壮丽的,燃烧在空中,燃烧在天上的摇曳下沉的落日的万道金光,
有着没胫的清新的芳草,有着繁生的嘉树的凄凉的绿叶,
远处河面上流水晶莹,这里那里布满了风向旗,
两岸上有绵亘的小山,天空纵横交错着无数的阴影,
近处有房舍密集的城市,有无数的烟囱,
还有一切生活景象、工厂,和放工回家的工人。
12
看哪,身体和灵魂——看看这地方,
这是我的曼哈顿,这里有教堂的尖顶,有汹涌的,闪光的海潮和船舶。
这广阔而多样的陆地,南北都受到光照,有俄亥俄的海岸和密苏里的水乡,
并且永远在广大的草原上满铺了青草和稻梁。
看哪,最美的太阳是这么宁静这么岸然,
蓝色和紫色的清晓吹拂着微微的和风,
无限的光辉是那么温柔清新,
正午的太阳神奇地沐浴着一切,
随后来到的美丽的黄昏,和受欢迎的夜和星光,
全都照临在我的城市之上,包裹了人民和大地。
13
唱下去吧,唱下去吧,你灰褐色的小鸟哟!
从大泽中,从僻静的深处,从丛树中倾泻出你的歌声,
让它透过无限的薄暮,透过无限的松杉和柏林。
唱下去吧,最亲爱的兄弟哟!如萧管之声一样地歌唱吧,
以极端悲痛的声音,高唱出人间之歌。
啊,流畅自如而温柔!
啊,你使我的灵魂奔放不羁了,—啊,你奇异的歌者哟!
我原只听从你,——但不久就要离去的那颗星却把我留住了,
发散着芬芳的紫丁香花也把我留住了。
14
现在,我在白天的时候,坐着向前眺望,
在农民们正在春天的田野里从事耕作的黄昏中,
在有着大湖和大森林的不自知的美景的地面上,
在天空的空灵的美景之中,(在狂风暴雨之后,)
在午后的时光匆匆滑过的苍穹下,在妇女和孩子的声音中,
汹涌的海潮声中,我看见船舶如何驶过去,
丰裕的夏天渐渐到来,农田中人们忙碌着,
无数的分散开的人家,各自忙着生活,忙着每天的饮食和琐屑的日常家务。
大街如何象急跳的脉搏,而城市如何在窒闷中喘息,看哪,就在此时此地,
降落在所有一切之上,也在一切之中,将我和其余一切都包裹住,
出现了一片云,出现了一道长长的黑色的烟缕,
我认识了死,死的思想和神圣的死的知识。
这时,好象这死的知识在我的一边走着,
而死的思想也紧随着我在我的另一边。
我夹在他们之中如同在同伴中一样,并紧握着同伴的手,
我忙着向那隐蔽着,忍受着一切的,无言的黑夜。
到了水边,到了浓密的大泽附近的小道,
到达了静寂的黝黑的松林和阴森的柏林。
那对于一切都感到羞涩的歌者却欢迎我,
我认识的这只灰褐色的小鸟,它欢迎我们三个人,
它唱着死亡赞歌和对于我所敬爱的人的哀辞。
从幽邃而隐蔽的深处,
从这么沉静的芳香的松杉和阴森的柏林,
传来了这只小鸟的歌声。
歌声的和美使我销魂,
就好象在黑夜中我握着我同伴的手一样,
我的心声应和着这只小鸟的歌声。